• 微博
  • 微信
    微信號: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
道家精神專一

道教學術:上清經所見偶景與存思關系推考

?
來源:道教之音     作者:胡百濤     時間:2019-06-12 16:49:08      繁體中文版     

道教學術:上清經所見偶景與存思關系推考

六朝上清經法中有偶景一詞,由于其承襲了游仙詩的行文風格和含混的表述,很多研究都將之視為法術之一種而歸于房中養生一類。上清經談及偶景亦多與辟黃赤之非相關聯。那么,偶景與房中術之間的聯系便是值得深入考察的。另在對偶景相關的描述中,除《真誥》出現了楊羲、許謐等與幾位女真的具體交游場景外,余則多為存思活動的一部分。存思作為上清經法的核心內容,它與偶景一語的關聯如何,同樣也是值得深入探討的。文章將漸次討論這些方面的問題。

一、偶景一詞的出現及所指

偶景一詞并不常見,作為完整的詞組,其首先出現在東晉出世的《高上太霄瑯書瓊文帝章經》和《洞真高上玉清隱書經》,然后出現在陶弘景整理的《真誥》中?,F將相關文句引證如下:

《高上太霄瑯書瓊文帝章經》不驕樂天王太霄瑯書瓊文第五:

桃康定名籍,明初保劫功……五苦非所履,結友在太空……結攜九嶺真,偶景以成雙。何為坐囂穢,婆娑待命窮。

《洞真高上玉清隱書經》上清太上玉清隱書滅魔神慧高玄真經:

偶景策飛蓋,迅轡浮八清。整控啟丹衢,流盻宴云營。協神飄津波,褰趾步寒庭。……攜提神霄王,高會太上京。……并景反寂轅,高超絕嶺飛。玄棲重虛館,靜想高神回。

《高上太霄瑯書瓊文帝章經》和《洞真高上玉清隱書經》都是誦習《大洞真經》三十九章的佩文,其所述內容都是闡發《大洞真經》三十九章存神之旨的。此處所引《瓊文帝章經》文句是說修習三十九章者值本命八節之日或齋日存思高上元皇、命門桃君孩桃康(道康)、中央司命丈人君理明初,在存思中分別與他們相攜飛升太空?!队袂咫[書經》所述乃龍華玉女郁蕭明、定云敷、安延昌、飛四渠等合歌的滅魔招真之曲,描述與神霄玉清王在太空翔游的情境,為誦習三十九章之前用以滅試招真的佩文,所起到的實際作用仍然為存思神霄玉清王。

《真誥·運象篇第二》:

夫真人之偶景者,所貴存乎匹偶,相愛在于二景,雖名之為夫婦,不行夫婦之跡也,是用虛名以示視聽耳。茍有黃赤存于胸中,真人亦不可得見,靈人亦不可得接。徒劬勞于執事,亦有勞于三官矣。

七月一日夜……真妃……見授書此曰:……又當助君總括三霍,綜御萬神,對命北帝,制敕酆山。又應相與攜袂靈房,乘煙七元,嘉會希林,內攄因緣也。……至于內冥偶景,并首玄好,輕輪塵藹,參形世室,妾豈以愆累浮卑少時之滯,而虧辱于當真之定質耶?夫陰陽有對,否泰反用,二象既羅,得失錯綜,此皆往來之徑陌耳。……冥數上感,有命而交,靈書玉臺,真契合景,是以言單于辭,心訖于筆,妾豈獨嘆于一人乎,蓋示名分之判例也。

《真誥》是記述《大洞真經》降世經過的匯編文集,其所述偶景是很具體的。引文所涉都是楊羲和紫清上宮九華真妃之間“儔結”一事,概言之曰偶景、并首、合景,對九華真妃來講叫作“聘”,對楊羲來講叫作“接”或“攜真”。 《運象篇第一》說:

南岳夫人見授書曰:冥期數感,玄運相適,應分來聘,新構因緣,此攜真之善事也,蓋示有偶對之名,定內外之職而已。不必茍循世中之弊穢,而行淫濁之下跡矣。偶靈妃以接景,聘貴真之少女,于爾親交,亦大有進業之益得,而無傷絕之慮耳。

從上述三部經典中可以看到,偶景也稱為并景。偶,當為耦之假借(參見《說文解字》段注),匹也,對也,偶景是為二景雙方的匹對。如此則上清經中表述偶景思想的便不再限于此處數語,比如:

《洞真高上玉帝大洞雌一玉檢五老寶經》:

①愿玄母與我俱生于生炁之間,與我俱存于日月之間,與我俱保于九天之間,與我俱食于自然之間,與我俱飲于匏河之間,與我俱息于玉真之間,與我俱寢于仙堂之間……

②愿天、愿地、愿風、愿云,四愿一合,定籍長生,天蓋胎根,地助曜靈,神風八扇,景云流盈,我與帝君,同飚上清,觀盻北玄,解帶玉庭……

③存太一與兆形正同,衣服亦同也。是以兆之身,常當齋潔而修盛,以求會景于太一也。

④乞隱太微,合景太一……我入太一口中,合形一景,與太一共為一身。

《上清太上帝君九真中經》:

⑤存奔日月道者,……心祝曰:愿與帝君太一五神,合景如一。

《太上五星七元空常訣》:

⑥并足熒惑星上,閉氣三息,向南微祝曰:……使我飛步,變氣藏形……齊光三氣,合景火星。

⑦還金星上,閉氣七息,叩齒七通,祝曰:飛空太幽,化景五常……得與玉皇,同游上京。

可知,偶景也被稱為合景,而且合景是更為普遍的稱謂,偶景可能不是一種獨立的方術。所引材料①為祝誦得與九靈玄母相伴而行止坐臥,②為祝誦得與帝君(帝一尊君)同飛上清,③為存想自己與太一帝君務猷收形象一致,④則存想自己與太一帝君合形同體,⑤是為存想與日中五帝、月中五帝、太一五神(太一帝君務猷收、元素君左無英公子、洞房右白元君郁靈標、中央司命丈人君理明初、命門桃君孩道康)形體合一,⑥⑦為飛步五星空常之法,先存五星入五臟之中,然后依次存想自己立于五星之上,微祝與五星或仙真相合。所以,修道者所偶對的可以是星象,也可以是仙真,其中仙真可以是帝君等男真,也可以是玄母等女真,是以,《太真玉帝四極明科經》說:

夫上真帝景及夫人元君之胤,皆得下降有道之人,結對景之匹,以炁相適。

而且,修道者必須要能夠招致多位神仙,是以,《洞真太上素靈洞元大有妙經》說:

若云軿既致,合炁晨景,以登太微。太微二十四真人,俱與身中神明,合晏于混黃之中,共景分于紫房之內……又當兼行帝一、太一五神,及三五七九之事…若單受一道者,則三元不備…不得游景太微之天。

所述神真包括太微二十四真人、帝一、太一五神、三元(三部八景或三素元君)、五臟五方五行神靈等等。這種情形在《真誥》中也是一樣的,下文詳及。

稽諸引文,可以得知修道者與仙真匹對的方式有二:一為存思仙真與己身合偶為一,二則存思的仙真提攜修道者一同飛升上天,甚或遨游太空。在《真誥》中偶景則被描述為鮮活的神人交往場景。

二、《真誥》所述偶景及其與房中術的關系

《真誥》中可以明確查到的神人交游,包括開卷愕綠華降羊權事、九華真妃降楊羲事及云林右英王夫人降許謐事?!段照孑o第二》記載有許邁給許謐的書信:“聞弟遠造上法,偶真重幽,心觀靈元,炁陶太素,登七闕之巍峩,味三辰以積遷,虛落霄表,精郎九玄,此道高邈,非是吾徒所得聞也。”陶弘景注其中“上法”為“上清諸道”,注“偶真重幽”為“云林降也”,即是說云林右英王夫人降許謐。愕綠華降羊權事只有首卷三條記載,其實只有一件事,并不能說明愕羊之間所修習的道術究竟是什么內容。

至于云林右英王夫人與許謐之間的交往,可以從《真誥》中找到如下材料:

又按并衿接景陽安,亦灼然顯說,凡所興有待無待諸詩,及辭喻諷旨,皆是云林應降嬪,僊侯事義并亦表著。而南真自是訓授之師,紫微則下教之匠,并不關儔結之例……

來尋冥中友,相攜侍帝晨。王子協明徳,齊首招玉賢。……云林右英王夫人授詩。此詩與長史,兼及掾事。

世珍芬馥交,道宗玄霄會。振衣尋冥疇,回軒風塵際。……密言多儻福,沖凈尚真貴。咸恒當象順,攜手同衾帶。……右英王夫人授書此詩,以與許長史。

玉醴金漿,交梨火棗,此則騰飛之藥,不比于金丹也。仁侯體未真正,穢念盈懷,恐此物輩不肯來也。……云林右英王夫人口授,答許長史。

《翼真檢第一》說:“真降之顯,在乎九華。”按《真誥》卷一至卷二,紫清上宮九華真妃數降楊羲:

興寧三年歲在乙丑,六月二十五日夜。……妃手中先握三枚棗……(棗)有似于梨味耳。妃先以一枚見與……(又曰:)聞君徳音甚久,不圖今日得敘因緣歡,愿于冥運之會,依然有松蘿之纏矣。……作詩如左,詩曰:……振衣塵滓際,褰裳步濁波。愿為山澤結,剛柔順以和。相攜雙清內,上真道不邪。紫微會良謀,唱納享福多。

六月二十六日夕……紫清真妃曰:……非不能采擇上室,訪搜紫童,求王宮之良儔,偶高靈而為雙……直是我推機任會,應度歷數……自因宿命相與,乃有墨會定名。素契玉鄉,齊理二慶,攜鴈而行,匏爵分味,醮衾結裳,顧儔中饋,內藏真方也。推此而往,已定分冥簡,青書上元,是故善鄙之心亦已齊矣,對景之好亦已域矣。

六月二十九日,九華真妃授書曰:景應雙粲,云會玄落……日者霞之實,霞者日之精。……夫餐霞之經甚秘,致霞之道甚易,此謂體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

六月三十日夜。九華真妃……出二卷書以見付……

七月一日夜……真妃……見授書……

丙寅年正月十一日夜,九華真妃告楊羲:

……爾泊眇觀,顧景共歡,于是至樂,自鎗零聞于兩耳,云璈虛彈乎空軒也??谵谙泔L,眼接三云,俯仰四運,日得成真,視眄所涯,皆已合神矣。

不過,“妾豈獨嘆于一人乎”,九華真妃與楊羲,云林右英王夫人和許謐之間并不是固定的降嬪關系?!秴f昌期第一》曰:“右一條安九華所告令施用。此二條皆駐白止落之事,亦是令答示長史也。”《運象篇第二》云:“性甚寬仁而所聞急,而應物速者,更違旨耳?;饤検挛匆藛栆?。右九華真妃言。”又云:“所恨在于應物速,招真急耳……紫薇王夫人授,示許長史。”這幾條顯示出九華真妃除降授楊羲之外,同樣降授許謐,所以楊許他們是共同來接受仙真降授的,很可能不存在固定的匹對關系。在九華真妃八次降授楊羲的經歷中,乙丑年六月二十五日夜她與紫微王夫人并兩侍女見降,六月二十六日夕與其余八真來降,六月二十九日夜與桐柏真人同降,六月三十日夜與紫微王夫人、南岳夫人同降,七月一日夜與八真同降,七月十六日與南岳夫人同降,十二月十七日夜與其余七真同降,丙寅年正月十一日夜降后二月三十日南岳夫人就正月所說事重發議論,可以說并沒有單獨降授楊羲的記錄。此外,乙丑年八月七日夜右英王夫人降授許謐論交梨火棗之后,紫微王夫人復授答:“玉醴金漿,交生神梨,方丈火棗,玄光靈芝,我當與山中許道士,不以與人間許長史也。”右英王夫人與紫微王夫人就一事同日降授,可見右英王夫人與許謐也沒有固定的搭配關系。

上引材料中,“振衣尋冥疇”“密言多儻福”“咸恒當象順,攜手同衾帶”“振衣塵滓際,褰裳步濁波。愿為山澤結,剛柔順以和”“攜鴈而行,匏爵分味,醮衾結裳,顧儔中饋,……情纏雙好,齊心幃幙”“攜袂靈房”“內攄因緣”“顧景共歡……口挹香風,眼接三云,俯仰四運”等語句多被理解為是對男女性行為的喻指。其實,這些描述另有寓意。

首先,振衣、衾帶、褰裳等詞語不一定表述男女之間的肌膚之親?!稄V雅·釋詁一》曰:“搴,舉也。”王念孫疏證:《鄭風·褰裳》篇云褰裳涉溱,《莊子·山木》篇云蹇裳躩步,并與搴通?!哆\象篇第四》云:“褰裳濟綠河,遂見扶桑公。”《稽神樞第三》曰:“解帶被褐,尋生理活。養存三亦,洞我玉文。”《闡幽微第二》載辛玄子自序并詩,序稱“振翠衣于九霄,儛玄翮于十方”,詩言:

寂通寄興感,玄炁攝動音。高輪雖參差,萬仞故來尋。蕭蕭研道子,合神契靈衿。委順浪世化,心標窈窕林。同期理外游,相與靜東衣。(此篇申情寄之來緣也)

《握真輔第一》載真人張誘世詩:

北游太漠外,來登蓬萊闕。紫云遘靈宮,香煙何郁郁。美哉樂廣休,久在論道位。羅并真人坐,齊觀白龍邁。離式四人用,何時共解帶。有懷披襟友,欣欣高晨會。

引文中扶桑公、辛玄子都是男真,張誘世之詩是楊羲夢中作與蓬萊仙公洛廣休及真人石慶安、許玉斧、丁瑋寧的,所以他們對這些詞語的使用都不可能是對男女同游歡娛的描述。實際在上引文句中,衾帶被用以表示修道者無為無聞的心境,解帶藉以表示修道者拋卻內外之累的狀態。振衣、褰裳則表示修道者遨游虛空、蹁躚飛騰的體態。是故《運象篇第二》說:“紫微王夫人授書曰:懃精者味玄之靈標也,凝安者拘真之寢衾矣。”

其次,咸恒之象的比喻,除右英夫人此處所授,尚有九華真妃六月二十五日初降口授后紫微夫人所授:“乘飆儔衾寢,齊牢攜絳云。悟嘆天人際,數中自有緣。上道誠不邪,塵滓非所聞。同目咸恒象,高唱為爾因。”乃是對九華真妃所授內容的補充。所以,咸恒之象的比喻同時涉及右英夫人和九華真妃兩位女仙。咸恒象與山澤結同出《易經》?!断?bull;彖傳》曰: “咸,感也,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天地感而萬物化生,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太平。”《恒·彖傳》曰:“恒,久也,剛上而柔下,雷風相與,巽而動,剛柔皆應。”《說卦傳》曰:“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錯,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易八卦相錯變化,理備于往則順而知之,于來則逆而數之。是故易逆數也。”孔穎達疏:“圣人重卦,令八卦相錯,乾坤震巽坎離艮兌,莫不交互而相重,以象天地雷風水火山澤莫不交錯,則易之爻卦,與天地等,成性命之理、吉兇之數,既往之事,將來之幾,備在爻卦之中矣。故易之為用,人欲數知既往之事者,易則順后而知之;人欲數知將來之事者,易則逆前而數之,是故圣人用此易道,以逆數知來事也。”《咸•象傳》曰:“山上有澤,咸。君子以虛受人。”咸恒象與山澤結表述的同是雙方的感應與交往,所以其所涵蓋的不但不止于男女之間的交往,而且更大程度上是說天人之間的感應。許長史在接受咸恒之語后說:“旨諭有咸恒之順,宗期則玄霄之會,雖欽愿榮崇,欣想靈誥,竊懼熠懼之近暉,不可參二景之遠麗,嘒彼之小宿,難以廁七元之靈觀,尊卑殊方,高下異位,俯仰自失,罔知所據。”于此正為同義。

再次,《醫暇卮言》說:“道家有交梨火棗者,蓋梨乃春花秋熟,外蒼內白,有金木交互之義,故曰交梨。棗味甘而色赤,為陽,有陽土生物之義,故曰火棗。” 黃庭堅《采桑子》有句:“虛堂密候參同火,梨棗枝繁。深鎖三關,不要樊姬與小蠻。”陳永正注:“詞言參同火,指內丹術之爐火。候火,喻意守丹田。梨棗,為丹藥汞、鉛之代稱。……詞意謂謹守身心,不親女色。”梨棗,代表木金、鉛汞、龍虎。又《運象篇第二》載八月七日夜,云林右英王夫人口授答許長史:“玉醴金漿,交梨火棗,此則騰飛之藥,不比于金丹也。……火棗交梨之樹,已生君心中也。心中猶有荊棘相雜,是以二樹不見。不審可剪荊棘出此樹單生,其實幾好也。” 則右英王夫人所說和九華真妃所喻指的交棗火梨實際是內修攝養之術,似或指《大洞真經》三十九章所述的眾多代表仙真顏色的云氣從絳宮(心)至命門(腎)、尾閭再夾脊上行這一巡行路線。

此外,《真誥》這些描述是否暗含了上清史上曾經存在過男女雙修之術,這也是難以得到圓滿解答的。男女雙修必須雙方相互配合,但《真誥》原文已否定了這種可能?!兑碚鏅z第一》說:

又按二許雖玄挺高秀,而質撓世跡,故未得接真。今所授之事,多是為許立辭,悉楊授旨,疏以示許爾,唯安妃數條是楊自所記錄。今人見題目云某日某月某君授許長史及掾某,皆謂是二許親承音旨,殊不然也。今有二許書者,并是別寫楊所示者耳。

《稽神樞第二》說:“敦尚房中之事,故云撓滯。”《真誥》多次提到“肥遯長林,棲景名山”“渺邈于當世”“遠人間而抱淡”,而許謐、許掾都“外混世業”,并有妻室,而且“長史婦亡后更欲納妾,而修七元家事”。正由于右英王夫人所謂“內接兒孫,以家業自羈,外綜王事,朋友之交,耳目廣用,聲氣雜役,此亦道不專也,行事亦無益矣……真誠未一”的問題,許謐根本無緣接觸云林右英王夫人,而是全由楊羲作為媒介,王夫人與許謐之間自然不能修習男女雙修之術。既然右英王夫人與許謐之間的偶景不能是男女雙修之術,九華真妃與楊羲之間的偶景也自然不會是雙修術。

  • 流淚

    0人

  • 鼓掌

    0人

  • 憤怒

    0人

  • 無語

    0人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歡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發郵件時請將#改為@)

免責聲明:
  1、“道教之音”所載的文、圖、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道教之音網站”所有,任何經營性媒體、書刊、雜志、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道教之音”,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3、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

道教中國化

熱門圖文

更多
道教養生
學道入門專題
七乐彩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