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號:daoismswd道教之音公眾平臺微信號
道家精神專一

驪山老母試禪心

?
來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金明立     時間:2016-06-26 09:24:27      繁體中文版     

話說孫悟空、豬八戒、沙悟凈在觀音菩薩的精心安排下,一一都拜唐僧為師出家做了和尚,跟著唐僧西行取經。佛道門中,有句俗語叫“出家初心,即道心。”意思是說,初出家時,都抱有一顆堅定的決心,誓要悟道成仙。殊不知,成仙成佛不是一日寒。需要久久苦煉、功德圓滿,方能證道成仙。唐僧師徒雖然聚齊,但是,保不準豬八戒在眾仙設置的磨礪關上,經不起考驗,打退堂鼓,半路還俗。這樣,就取不回真經,取不回真經事小,違背了我佛如來法旨、辜負了唐王的厚望事大。驪山老母看在眼里,卻急在心里。思來想去,沒有一個好辦法,便邀請來觀音、文殊、普賢三位菩薩商量,經過一番研究之后,于是,如此這般地為唐僧師徒搭建了一座招親舞臺,只等師徒四人上演,以便試其真心。

卻說,孫悟空大戰流沙河,唐僧收了沙悟凈。師徒四人,了悟真如,跳出性海流沙,頓開塵鎖,渾無掛礙,徑向大路西去。歷遍了青山綠水,看不盡野花閑草,日往月來,轉眼又至深秋,師徒四人來到一座山前,但見,滿山楓葉如火,菊花金黃。秋風吹得蟬兒也懶得吟唱,只有蟋蟀拼命地叫喊不停。幾只飛行的大雁漸漸南去,天空只空留下西邊那點點晚霞。唐僧說:“徒弟,如今天色已晚,卻往哪里安歇?”悟空說:“師父說話差了,出家人餐風宿水,臥月眠霜,隨處是家。又問哪里安歇,”豬八戒說:“哥啊,你只知道你走路輕省,那里管別人累墜?自過了流沙河,這一路翻山過嶺,身挑著重擔,老大難挨也!須是尋個人家,一則化些茶飯,二則養養精神,才是個道理。”悟空說:“呆子,你這般言語,似有報怨之心。還象在高老莊,逸懶不求福的自在,今后再也沒有了。既然進了佛門,就必須吃得了辛苦,才配做師傅的徒弟。”八戒說:“哥哥,你看這擔行李多重???”悟空說:“兄弟,自從有了你與沙僧,我又不曾挑著,哪知多重?”八戒說:“哥啊,你看看:“這,四片黃藤蔑,長短八條繩。又要防陰雨,氈包三四層。匾擔還愁滑,兩頭釘上釘。銅鑲鐵打九環杖,篾絲藤纏大斗篷。如此許多行李,就老豬一個人每天擔著走,你我都是師父徒弟,卻拿我做長工!”悟空笑著說:“呆子,你和誰說話?”八戒說:“哥哥,與你說話。”悟空說:“老孫只管管好師父,你和沙僧,專管行李馬匹。如若怠慢了,在師傅看不到地方,我狠狠揍上你們一頓。”  八戒說:“哥哥,你這是以力欺人。我曉得你的心性高傲,你是不會挑的;但師父騎的馬,那般高大肥盛,只馱老和尚一個,教他帶幾件兒,也是弟兄之情。”悟空說:“你說他這馬呀!它可不是凡馬,它是西海龍王敖閏之子,名叫龍馬三太子。因為縱火燒了殿上明珠,被他父親告了忤逆,身犯天條,多虧觀音菩薩救了他的性命,他在那鷹愁陡澗,久等師父,又幸得菩薩親臨,卻將他退鱗去角,摘了項下珠,才變做這匹馬,愿馱師父往西天拜佛。這個都是各人的功果,你莫攀他。”那沙僧聞言說:“哥哥,真個是龍么?”悟空說:“是龍。”八戒道:“哥啊,我聽古人說,龍能吞云吐霧、飛山過嶺、翻江攪海。怎么他今天走得這么慢?”悟空說:“你要他快走,我教他快走你看。”于是,把金箍棒揝一揝,萬道彩云生。那馬看見拿棒,恐怕打來,慌得四只蹄疾如飛電,颼的跑將去了。那師父手軟勒不住,盡他劣性,奔上山崖,才慢慢大步走來。師父喘息始定,遠遠看見一片松林旁邊,有一座房舍,門前小橋流水,橋邊野菊凝霜鋪金。房屋畫棟雕梁,甚是壯觀。但是,卻不見牛羊雞犬,顯得非常靜安。

唐僧正按轡徐觀,悟空兄弟也已趕到。悟凈說:“師父不曾跌下馬來么?”唐僧罵道:“悟空這潑猴,他把馬兒驚了,早上我還騎得住哩!”悟空笑著說:“師父莫罵我,都是豬八戒說馬行遲,故此讓他快些。”那八戒因趕馬,走急了些兒,喘氣噓噓,口里唧唧噥噥的說道:算了!算了!輕松走路不腰痛,還戲弄我這挑擔的。”唐僧說:徒弟啊,你且看,這里有座莊院,我們正好借宿。“悟空聞言,抬頭舉目,見那半空中祥云籠罩,斷定是神仙點化,但他卻不敢泄漏天機,只說:“好,我們借宿去。”

唐僧下得馬來,沙僧歇了擔子,八戒牽了馬匹說:“這家人像是個富實之家。”悟空要進去,唐僧說:“你我出家人,要避些嫌疑,不能擅入。等有人出來,再以禮求宿。”八戒拴了馬,斜倚在墻根之下,唐僧坐在石鼓上,悟空、沙僧坐在臺基邊。很久無人出來,悟空性子急,跳起身,進入門里一看:原來有向南的三間大廳,簾櫳高控。屏門上,掛一軸壽山福海的橫披畫;兩邊金漆柱上,貼著一幅大紅紙的春聯,上寫著:絲飄弱柳平橋晚,雪點香梅小院春。正中間,設一張退光黑漆的桌子,上面放著一個古銅獸爐。悟空正偷看時,忽聽后門內有腳步聲,走出一個半老不老的婦人來,嬌聲問道:“是甚么人,擅入我寡婦之門?”慌得悟空連聲道謙道:“小僧是東土大唐來的,奉旨向西方拜佛求經。一行四人,路過寶方,天色已晚,特奔老菩薩檀府,借宿一晚。”那婦人笑語相迎道:“長老,那三位在那里?也請進來。”悟空高聲叫道:“師父,請進來。”唐僧才和八戒、沙僧牽馬挑擔而入,只見那婦人出廳迎接。八戒饞眼偷看。見那婦人,穿一件織金官綠纻絲襖,上罩著淺紅比甲;系一條結彩鵝黃錦繡裙,下映著高底花鞋。鬢角斜簪著兩個純金釵。云鬢半蒼飛鳳翅,耳環雙墜寶珠排。脂粉不施猶自美,風流還似少年才。

那婦人見了他三人,更加欣喜,以禮邀入廳房,一一相見禮畢,請各敘坐看茶。那屏風后,忽有一個丫髻垂絲的女童,托著黃金盤、白玉盞,香茶噴暖氣,異果散幽香。那人綽彩袖,春筍纖長;擎玉盞,傳茶上奉。對他們一一拜了。茶畢,又吩咐辦齋。唐僧拱手道:“老菩薩,高姓?貴地是甚地名?”婦人說:“此間乃西牛賀洲之地。小婦人娘家姓賈,夫家姓莫。幼年不幸,公姑早亡,與丈夫守承祖業,有家資萬貫,良田千頃。夫妻們命里無子,止生了三個女孩兒,前年大不幸,又喪了丈夫,小婦居孀,今歲服滿??者z下田產家業,再無個眷族親人,只是我娘女們承領。欲嫁他人,又難舍家業。適承長老下降,想是師徒四眾。小婦娘女四人,意欲坐山招夫,四位恰好,不知尊意肯否。”唐僧聞言,推聾裝啞,瞑目寧心,寂然不答。那婦人說:“舍下有水田三百余頃,旱田三百余頃,山場果木三百余頃;黃水牛有一千余只,騾馬成群,豬羊無數。東南西北,莊堡草場,共有六七十處。家里有十年吃不完的米谷,十年穿不完的綾羅;一生有使不完的金銀。你師徒們若肯回心轉意,招贅在寒家,自自在在,享用榮華,卻不比往西勞碌?”那唐僧也只是如癡如蠢,默默無言。 那婦人又說:“我是丁亥年三月初三日酉時生。故夫比我大三歲,我今年四十五歲。大女兒名真真,今年二十歲;二女兒名叫愛愛,今年十八歲;三小女名比憐憐,今年十六歲,都不曾許配人家。小婦人雖是丑陋,但小女們,都有幾分顏色,女工針指,無所不會。因是先夫無子,即把他們當兒子看養,小時也曾教他讀些儒書,也都曉得些吟詩作對。雖然居住山莊,也不是那十分粗俗之類,料想也配得過列位長老,若肯放開懷抱,長發留頭,與舍下做個家長,穿綾著錦,比你們餐風飲露,西去取經強多了

唐僧坐在上面,好似雷驚的孩子,雨淋的蛤蟆,只是呆呆掙掙,翻白眼兒打仰。那八戒聞得這般富貴,這般美色,他卻心癢難撓,坐在那椅子上,一似針戳屁股,左扭右扭的,忍耐不住,走上前,扯了師父一把說:“師父!這娘子給你話,你怎么佯佯不睬?好歹也接個話。”那師父猛抬頭,咄的一聲,喝退了八戒說道:“你這個孽畜!我們是出家人,豈能富貴動心,美色留意,這是什么道理!”那婦人笑道:“可憐!可憐!出家人有何好處?”唐僧說:“女菩薩,你在家人,有何好處?”那婦人說:“長老請坐,等我把在家人好處說與你聽。在家人:春賞百花秋看葉,夏享涼風冬吟雪。四時受用般般有,八節珍饈衣不缺;襯錦鋪綾花燭夜,強如行腳禮米勒。”唐僧說:“女菩薩,你在家人享榮華,受富貴,有穿,有吃,兒女團圓,果然是好。但不知我出家的人,也有一段好處。你看看,出家人:出家立志本非常,推倒從前恩愛堂。外物不生閑口舌,身中自有好陰陽。功完行滿朝金闕,明心見性返故鄉。勝似在家貪血食,老來墜落臭皮囊。” 那婦人聞言大怒道:“這潑和尚無禮!我若不看你東土遠來,就該把你們罵出去。我倒是個真心實意,要把家緣招贅汝等,你倒反將言語傷我。你就是受了戒,發了愿,永不還俗,好道你手下人,我家也招得一個。你怎么這般執法?”唐僧見她發怒,只得謙謙叫道:“悟空,你在這里罷。”悟空說:“我從小兒不曉得干那般事,教八戒在這里罷。”八戒說:“哥啊,不要栽人,大家從長計較。”唐僧說:“你兩個不肯,便教悟凈在這里罷。”  沙僧說:“你看師父說的話。弟子蒙菩薩勸化,受了戒,等候師父。自蒙師父收了我,又承教誨,跟著師父還不上兩月,更不曾進得半分功果,怎敢圖此富貴!寧死也要往西天去,決不干此欺心之事。”那婦人見他們推辭不肯,急抽身轉進屏風,撲的把腰門關上。把師徒們撇在外面,茶飯全無,再沒人出。八戒心中焦燥,埋怨唐僧道:“師父忒不會干事,把話決裂了。你好歹含糊答應,哄些齋飯吃了,今晚落得一宵快活,明日肯與不肯,在乎你我了。似這般關門不出,我們這清灰冷灶,一夜怎過!”悟凈道:“二哥,你在他家做個女婿罷。”  八戒道:“兄弟,不要栽人。從長計較。”悟空道:“計較什么?你要肯,就教師父與那婦人做個親家,你就做個倒踏門的女婿。他家這等有財有寶,一定倒陪妝奩,整治個會親的筵席,我們也落些受用。你在此間還俗,卻不是兩全其美?”八戒道:“話便也是這等說,卻只是我脫俗又還俗,離妻再娶妻了。”沙僧道:“二哥原來是有嫂子的?”悟空道:“你還不知他哩,他本是烏斯藏高老莊高太公的女婿。因被老孫降了,他也曾受菩薩戒行,沒及奈何,被我捉他來做個和尚,所以棄了前妻,投師父往西拜佛。他想是離別的久了,又想起那個勾當,卻才聽見這個勾當,斷然又有此心。呆子,你與這家子做了女婿罷,只是多拜老孫幾拜,我不檢舉你就罷了。”那呆子道:“胡說!胡說!大家都有此心,獨拿老豬出丑。常言道:和尚是色中餓鬼。那個不是如此?都這么扭扭捏捏,把好事都弄得裂了。如今,這茶水不見面,燈火沒人管,雖熬了這一夜,但那匹馬明日又要馱人,又要走路,再若餓上這一夜,只好剝皮罷了。你們坐著,等老豬去放放馬來。”那呆子虎急急的,解了韁繩,拉出馬去。悟空道:“沙僧,你且陪師父坐這里,等老孫跟他去,看他往那里放馬。”唐僧道:“悟空,你看便去看他,但不可嘲他。”悟空道:“我曉得。”這大圣走出廳房,搖身一變,變作個紅蜻蜓兒,飛出前門,趕上八戒。

豬八戒拉著馬,有草處且不教吃草,嗒嗒嗤嗤的趕著馬,轉到后門首去,只見那婦人,帶了三個女子,在后門外閑立著,看菊花兒耍子。他娘女們看見八戒來時,三個女兒閃將進去,那婦人佇立門路中道:“小長老那里去?”這呆子丟了韁繩,上前唱個喏,道聲:“娘!我來放馬的。”那婦人道:“你師父忒弄精細,在我家招了女婿,卻不強似做掛搭僧。”八戒笑道:“他們是奉了唐王的旨意,不敢有違君命,不肯干這件事。剛才都在前廳上栽我,我又有些奈上祝下的,只恐娘嫌我嘴長耳大。”那婦人道:“我也不嫌,只是家下無個家長,招一個倒也罷了,但恐小女兒有些兒嫌丑。”八戒道:“娘,你上復令愛,不要小看我。那唐僧人才雖俊,其實不中用。我丑自丑些,有幾句口號兒。”婦人道:“你怎的說么?”八戒道:“我雖然人物丑,勤緊有些功。若言千頃地,不用使牛耕。只消一頓鈀,布種及時生。沒雨能求雨,無風會喚風。房舍若嫌矮,起上二三層。地下不掃,掃一掃,陰溝不通,通一通。家長里短諸般事,踢天弄井我皆能。”那婦人道:“既然干得家事,你再去與你師父商量商量看,他們應允,我便招你。”八戒道:“不用商量!他又不是我的生身父母,干與不干,都在于我。”婦人道:“也罷,也罷,等我與小女說。”看他閃進去,撲的掩上后門。八戒也不放馬,將馬拉向前來。怎知孫大圣已一一盡知,他轉翅飛來,現了本相,先見唐僧道:“師父,悟能牽馬來了。唐僧道:“馬若不牽,恐怕撒歡走了。”悟空笑將起來,把那婦人與八戒說的勾當,從頭說了一遍,唐僧還是不信。 不一會,見八戒將馬拉來拴下,唐僧道:“你把馬放了?”八戒道:“無甚好草,沒處放馬。”悟空道:“沒處放馬,可有處牽馬么?”八戒聞得此言,情知走了消息,也就垂頭扭頸,努嘴皺眉,半晌不言。又聽得呀的一聲,腰門開了,有兩對紅燈,一副提壺,香云靄靄,環珮叮叮,那婦人帶著三個女兒,走將出來,叫真真、愛愛、憐憐,拜見那取經的人物。那女子排立廳中,朝上禮拜。果然生得標致,一個個蛾眉橫翠,粉面生春。妖嬈傾國色,窈窕動人心?;ㄢ氾@現多嬌態,繡帶飄飖迥絕塵。半含笑處櫻桃綻,緩步行時蘭麝噴。滿頭珠翠,顫巍巍無數寶釵簪;遍體幽香,嬌滴滴有花金縷細。說甚么楚娃美貌,西子嬌容?真個是九天仙女從天降,月里嫦娥出廣寒!那唐僧合掌低頭,孫大圣佯佯不睬,這沙僧轉背回身。你看那豬八戒,眼不轉睛,淫心紊亂,色膽縱橫,扭捏出悄語低聲道:“有勞仙子下降。娘,請姐姐們去耶。”那三個女子,轉入屏風,將一對紗燈留下。婦人道:“四位長老,可肯留心,著那個配我小女?”悟凈道“我們已商議了,著那個姓豬的招贅門下。”八戒道:“兄弟,不要栽我,還從眾計較。”悟空道:“還計較甚么?你們都已說合的停停當當,娘都叫了,又有甚么計較?師父做個男親家,這婆兒做個女親家,等老孫做個保親,沙僧做個媒人。也不必看通書,今朝是個天恩上吉日,你來拜了師父,進去做了女婿罷。”八戒道:“弄不成!弄不成!那里好干這個勾當!”悟空道:“呆子,你那口里娘也不知叫了多少,又是甚么弄不成?快快的應成,帶攜我們吃些喜酒,也是好處。”他一只手揪著八戒,一只手扯住婦人道:“親家母,帶你女婿進去。”那呆子腳兒趄趄的要往那里走,那婦人即讓童子展抹桌椅,鋪排晚齋,管待三位親家。然后將八戒領回后房里去了。一壁廂又吩咐庖丁排筵設宴,明晨會親,那幾個童子,又領命訖。他三眾吃了齋,急急鋪鋪,都在客座里安歇不題。

卻說那八戒跟著丈母,行入里面,一層層也不知多少房舍,磕磕撞撞,盡都是門檻絆腳。八戒道:“娘,慢些兒走,我這里邊路生,你帶著我。”那婦人道:“這都是倉房、庫房、碾房各房,還不曾到那廚房邊哩。”八戒道:“好大人家!”磕磕撞撞,轉灣抹角,又走了半會,才是內堂房屋。那婦人道:“女婿,你師兄說今朝是天恩上吉日,就教你招進來了。卻只是倉卒間,不曾請得個陰陽,拜堂撒帳,你可朝上拜八拜兒。”八戒道:“娘說得是,你請上坐,等我也拜幾拜,就當拜堂,就當謝親,兩當事一次辦了,卻不省事?”他丈母笑道:“也罷,也罷,果然是個省事干家的女婿。我坐著,你拜么。”咦!滿堂中銀燭輝煌,這呆子朝上禮拜,拜畢道:“娘,你把那個姐姐配我哩?”他丈母道:“正是這些兒疑難:我要把大女兒配你,恐二女怪;要把二女配你,恐三女怪;欲將三女配你,又恐大女怪;所以終疑未定。”八戒道:“娘,既怕相爭,都與我罷,省得鬧鬧吵吵,亂了家法。”他丈母道:“豈有此理!你一人就占我三個女兒不成!”八戒道:“你看娘說的話。那個沒有三房四妾?就再多幾個,你女婿也笑納了。我幼年間,也曾學得個熬戰之法,管情一個個伏侍得他歡喜。”那婦人道:“不好!不好!我這里有一方手帕,你頂在頭上,遮了臉,撞個天婚,教我女兒從你跟前走過,你伸開手扯倒那個就把那個配了你罷。”呆子依言,接了手帕,頂在頭上。

自語道:“自古結婚都是姑娘紅帕頂頭,這家人到好,叫女婿頂蓋頭。”正說間,他丈母叫道:“真真、愛愛、憐憐,都來撞天婚,配女婿了。”只聽得環珮響亮,蘭麝馨香,似有仙子來往,那呆子真個伸手去撈人。兩邊亂撲,左也撞不著,右也撞不著。來來往往,不知有多少女子行動,只是莫想撈著一個。東撲抱著柱子,西撲摸著板壁,兩頭跑暈了,站立不穩,只是打跌。前來蹬著門扇,后去撞著磚墻,磕磕撞撞,跌得嘴腫頭青,坐在地下,喘氣呼呼的道:“娘啊,你女兒這等乖滑得緊,撈不著一個,奈何!奈何!”那婦人與他揭了蓋頭道:“女婿,不是我女兒乖滑,他們大家謙讓,不肯招你。”八戒道:“娘啊,既是他們不肯招我啊,你招了我罷。”那婦人道:“好女婿呀!這等沒大沒小的,連丈母也都要了!我這三個女兒,心性最巧,他一人結了一個珍珠汗衫兒。你若穿得那個的,就教那個招你罷。”八戒道:“好!好!好!把三件兒都拿來我穿了看。若都穿得,就教都招了罷。”那婦人轉進房里,止取出一件來,遞與八戒。那呆子脫下青錦布直裰,取過衫兒,就穿在身上,還未曾系上帶子,撲的一下,跌倒在地,原來是幾條繩緊緊繃住。那呆子疼痛難禁,這些人早已不見了。

卻說唐僧、悟空、沙僧一覺睡醒,不覺的東方發白。忽睜睛抬頭觀看。既沒有大廈高堂,也沒有雕梁畫棟,一個個都睡在松柏林中?;诺媚翘粕粑蚩?,沙僧道:“哥哥,罷了!罷了!我們遇著鬼了!”孫悟空心中明白,微微的笑道:“怎么說?唐僧道:“你看我們睡在那里耶!”悟空道:“這松林下落得快活,但不知那呆子在那里受罪哩。”唐僧道:“那個受罪?”悟空笑道:“昨日這家娘女們,不知是那里菩薩,在此顯化我等,想是半夜里去了,只苦了豬八戒受罪。”唐僧聞言,合掌頂禮,又只見那后邊古柏樹上,飄飄蕩蕩的,掛著一張簡帖兒。沙僧急去取來與師父看時,卻見上面有八句頌寫道:
驪山老母不思凡,  南海菩薩請下山。
普賢文殊皆是客,  化成美女在林間。
圣僧有德不無俗,  八戒無禪更有凡。
從此靜心須改過,  若生怠慢路途難!

唐僧、悟空、沙僧正然唱念此頌,只聽得林深處高聲叫道:“師父啊,繃殺我了!救我一救!下次再不敢了!”唐僧道:“悟空,那叫喚的可是悟能么?”沙僧道:“正是”。悟空道:“兄弟,莫睬他,我們去罷。”唐僧道:“那呆子雖是心性愚頑,卻只是一味懞直,倒也有些膂力,挑得行李,還看當日菩薩之念,救他隨我們去罷,料他以后再不敢了。”那沙和尚卻卷起鋪蓋,收拾了擔子;孫大圣解韁牽馬,引唐僧入林尋看。

卻說三人入得林子,只見那八戒繃在樹上,聲聲叫喊,痛苦難禁。行者上前笑道:“好女婿呀!這早晚還不起來謝親,又不到師父處報喜,還在這里賣解兒耍子哩!咄!你娘呢?你老婆呢?好個繃巴吊拷的女婿呀!”豬八戒見他來搶白著羞,咬著牙,忍著疼,不敢叫喊。沙僧見了老大不忍,放下行李,上前解了繩索救下。此時,八戒羞恥難當,對他們只是磕頭禮拜。然后,撮土焚香,望空禮拜。悟空道:“你可認得那些菩薩么?”八戒道:“我已此暈倒昏迷,眼花撩亂,那認得是誰。”悟空把那簡帖兒遞與八戒,八戒見了頌子,更加慚愧。沙僧笑道:“二哥有這般好修為,感得四位菩薩來與你做親!”八戒道:“兄弟再莫題起,不當人子了!從今后,我再也不敢了 。就是累折骨頭,也只是摩肩壓擔,隨師父西域去也。”唐僧道:“如此才是。”悟空遂領師父上了大路,一路奔西而去。
經過這次教訓以后,豬八戒再也不敢起還俗成家之念。在以后的取經路上,不論遇到再大的困難,只要想起驪山老母的點化,就信心百倍,還經常自勵說:“天將降大任于我,必先苦我心志,勞我筋骨,才能成我所為。”于是。和孫悟空、沙和尚一起,全心全意力保唐憎。終于得見我佛如來,取回真經。最后,被封為凈壇使者。

上述驪山老母變化老婦人,觀音、文殊、普賢三位菩薩化身女兒,撞天婚、試禪心故事,來自吳承恩《西游記》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四圣試禪心。”故事情節逗人心魂。唐僧取經,實有其人。據記載,唐僧從貞觀三年(629年)抵瓜州,過玉門關踏上西行之路,從伊吾、高昌,到達迦畢試國,進入印度游歷參學十九年,于貞觀十九年(645年)返回長安。后來,唐僧奉唐王旨意,撰寫了西域取經經過《大唐西域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述唐僧在取經往返途中,除了當時最好的交通工具小白馬之外,再也沒有其它人相隨。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三人,完全是吳承恩神話《西游記》故事情節所需要。吳承恩《西游記》故事來自于民間,由吳承恩總結加工而成。傳說,吳承恩為了搜集故事素材,曾西行來到驪山,在驪山老母殿,看到殿外大皂莢樹上那個自然長出的豬臉形狀疙瘩。受此啟發,才在他的《西游記》中敷演出了這幕逗人心魂的撞天婚、招女婿的奇絕神話故事。

 

  • 流淚

    0人

  • 鼓掌

    0人

  • 憤怒

    0人

  • 無語

    0人

?
關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歡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發郵件時請將#改為@)

免責聲明:
  1、“道教之音”所載的文、圖、音視頻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我們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道教之音網站”所有,任何經營性媒體、書刊、雜志、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道教之音”, 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3、凡本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均標注來源,由于無法一一和版權者聯系,如果所選內容的文章作者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請及時用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我們,以便迅速采取適當措施。

道教中國化

熱門圖文

更多
道教養生
學道入門專題
七乐彩字谜